茶淡一路

地球是圆的 每一步都是为了重逢

见鬼的晚上/团孟

伪团王(王保健)??o(*////▽////*)q

可搭配前文 见鬼的早上 食用http://chadanyilu.lofter.com/post/1eb3c177_12496cae

——————————————————


死啦死啦很惆怅,孟小瘸子一天没给他三米之内了,狗屁官威吓不住他,视与日寇同谋也没个卵用。


更操蛋的是,迷龙那群王八犊子全本着吃饱没事干凑热闹的鬼心思给自个儿盖上娘家人的大帽,就连狗肉那厮也临阵叛变,神tm一致对我统一战线。


惆怅万分的死啦呈大字形占据了烦啦的床,透过鬼子给整出来的炮洞望着夜空的眼有些失神,没有孟烦了的防炮洞真的是空得可怕。


今,两军对峙,胶着难为,我军破冰而取之心迫切万分,怎奈敌军防守顽固,我军孤立无援。


当然,死啦从来都不会是坐以待毙的主。


虽然说现在去兽医那儿要人十有八九是要被拒之门外,并且有十分的可能会像迷龙当初被扔水洼的架势被扔沟里,祭旗坡最不缺的就是战壕,但是,独守空房的夜漫长而寂寥,还不如去闯一把,万一呢?


一个干净利落的鲤鱼打挺,顺手提了把裤腰带,完美。


“小肚鸡肠的老孟家小猪崽子,你大爷来了。”大步流星而去。


“哎哟——”真巧,龙大爷这刚屁颠屁颠地出了洞,就被从天而降的未明物体砸了个满怀,成功栽在了战壕里。


又是一声“哎哟”,不过这是栽在死啦身上的未明物体发出的,当然现在是明了那是个人,而且很明显是自家的老“熟人”。


借着天光,死啦看清了身上人,表情成功在瞬间从吃痛的恼怒转为惊喜,然后是欣喜若狂,最后是荡到没边的淫笑。



“好烦啦,你这是……不气了?这又是从哪疙瘩搞来的红裙子?这是…终于想开了?要玩情趣?”



不得不说,我们龙团座猥琐起来真真儿怕是全天下都没几人能与之媲美的,随口一蹦就是九分猥琐,那直击裙底的贱蹄更是没眼看了。


他该庆幸这次栽他身上的人不是烦啦,不然,他这贱蹄子和子孙根怕是不保了。


而老中医王保健还没来从突然砸到这里得的懵逼中出来,就被吃了一把豆腐,于是懵逼劲就有了变化。“这这……这是哪?鸡丁?”


……


“不对——”老中医娇躯一震,僵硬至极地低头对上了身下那双亮晶晶的黑眸。内心大呼“见鬼”,一站,又往后一跳,由于用力过猛后背又撞泥墙上了,一个惯力就坐回了坑里,冷汗直流。


鬼知道为什么明明前几秒他还和鸡丁他们在“萌贵坊”见鬼驱鬼躲鬼顺便找夫人的鬼魂来着,怎么自个儿就来到这个见鬼的地方了?



不对……我刚才好像是被吓晕过去了…也不对…是被吓死了??所以来到了这见鬼的万灵的归宿——地府??!也就是夫人在的地方!!!?但是!!!眼前这个是什么鬼?!!!!!真的可怕真的猥琐啊!!


显而易见,我们老中医在电光火石间,完美脑补了一出捉鬼反被鬼搞死来到地府又撞上鬼的悲情戏码。



“那个…鬼…鬼大哥……我们打个商量可不不……就是您看…我这就一把皮糙没肉的老骨头…无论怎么个吃法都没滋没味……而且我现在好像还是您同类…还有就是…那个…那个…我是男的…这裙子还是我夫人的……您看……”老中医打起颤来,绝对是唱“野草闲花逢春生”时的阿译也望尘莫及的。


死啦死啦万分不明白,死盯着一个劲打着颤并像是在试图往墙缝里缩的“烦啦”。


“夫人?”死啦眯了眼。


“传令兵!”中气何止十足。


没有意料中的下意识回应,只有仿佛被吓着的颤抖。


迷龙:“死啦你彪呼呼个犊子哟!信不信我整死你?发春就躲远点自己搞!别tm一天到晚叽叽歪歪地扰人快活。”


不辣:“王八盖子滴!”


蛇屁股:“扑街啊!”


兽医:“这娃,何苦呢……”


烦啦:“都滚犊子,小太爷要找周公老爷子畅谈人生理想。”


当然,由于距离以及声音大小问题,这反应堆中死啦只听到了迷龙的嚎叫,但眼下他可无心回应。


“别跟我说你不是孟烦了?”


“孟凡了是谁?”


“你。”


“啊?”老中医率先表示了疑虑和惊诧,然后开始偷喜。


这也就是说,这个鬼其实是认错人了,找错人了?“我想您是认错人了,我不是孟凡了,我姓王,名保健。”说完,老中医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认错人?还隔壁老王?烦啦你这又是玩什么呢?死啦虽然疑惑,但也没再说什么,随手摸了摸腰上的枪,他现在可不想跟“孟小瘸子”多费口舌。


裙子都穿好了,不干点什么真对不起他这番心意。



“哎——你想干嘛!!!放下来——”



体型和力量的差异和优势在这个时候就很明显了,管他是孟烦了还是王保健,这弱鸡的排骨精身板反正是永远跑不掉的,都能从东岸抗回来,就别说从这儿抗回洞里抗回床上了。



“入洞房咯——”



一个月?见鬼去吧。



…………



“龙文章我操你大爷——居然敢敲我闷棍!!!”



“我没大爷,但我还是可以的,你要不要试一下?”



“滚犊子——放老子下来——”



鬼知道我一睁开眼就看到被敲闷棍,被抗着走现实是何等愤怒!!!还有!!!那个见鬼的梦!!!又是!!!什么鬼!!!!!!

这个小太爷太可爱了吧o(*////▽////*)q

一直觉乎着主创们手里都有着n+的私货ヾ(´A`)ノ゚

“从是亲友的中学时代起,经过诀别和对立,直至现在,即使关系形态发生变化,八田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论Kongphop如何叫醒P'Arthit/KA

钢炮和暖暖真的不能再让人心动再撩人了,话说两周内把一部剧刷了两遍这还是第一次(虽然有快进……)

剧是真甜真撩人,但还是时常欲/求不满地觉得恨铁不成钢。。那么多好机会!!钢炮!!你!!怎么不直接压一把暖暖啊啊啊!!!

于是欲/求不满的脑洞产物就这样产生了,虽然十分短小就是了,毕竟是常年废手……

食用愉快~

——————————————————————————————

“P'Arthit,P'Arthit…该起床啦……”


又被叫起床,P'Arthit用他皱一块的眉头和噘高的嘴来表示他的十分不开心,揪紧被子就是一个翻身“嗯……再睡十分钟。”


虽然是早已预料到的反应,Kongphop还是忍不住失笑。P'Arthit这个反应在他眼中真的是可爱得犯规,简直让人想各种无底线宠着,但想到P上班迟到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的惨烈后果就又只能紧紧守着底线了。


但,兴/性致来了,使点坏还是可以的。


"P…暖暖…"


"嗯……"


没有粉红冻奶,甚至没有刷牙,但唇上的温热柔软依旧甜得他心底化出一滩滩春水。他又想起那年夏天的冰棍,于是伸舌舔食。


"Kong—唔——"炮还没吐出口就被趁虚而入直捣黄龙。


火热的舌强势地扫过口腔,直击前腭又急转直下缠上了柔软的舌,于是变成了你来我往誓不罢休的混战。在这场内忧外患的混战中,唇上遗留的湿润迟迟变凉,反而随着摩擦逐渐升温,那在战斗中新溢出来的湿润在唇上已是无处安放,只得顺势流下。


直面空气的液体失去一方依靠后温度也在流动中流失,敏感肌肤上的由热到凉的快速转变再加上流动的触感,让沦陷在对战中的P'Arthit忍不住颤动,轻哼出声。


于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P'Arthit在敌方突袭后睁大的眼眸和乱打乱踢的手脚,轻而易举地被敌方Kongphop持续的强势攻掠镇压至安定,安然退去戾气完全投入激战。


“嗒嗒嗒——”桌上的闹钟依旧固执而敬业地走动着,并意图提醒它的主人时间的紧迫性,但身陷激战的两人很明显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有阳光透过帘缝照进来,P'Arthit在睁开眼的瞬间却只看到了Kongphop眼中的星河,他在气喘吁吁的混乱中清晰地觉得那是比那晚有流星划过的星空还美的星河。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呢。

他们的故事永远未完在续

有风与缘/勋鹿

正里午,太阳投射下来的光芒笼罩着层层林木,又透过了林木洒落到地上,林间一片熠熠生辉,就有如神光的加持,为万物的生长护持。

神说要有光,而有光就会有暗,一如白天与黑夜。

“殿下,万万不可呀!荆蛇是圣兽,不能杀!”

随着一声惊吼,侍卫拼命张大了的嘴中飞溅出来的口水还来不急反射阳光就在空中消散。

任侍卫万般惊慌发抖,鹿晗一概有如未闻,不曾回头看一眼他。毅然拉满了手中弦,瞄准那条正在吞着不知名的山间农夫的淡黄色荆蛇的七寸部位。“有何不可?圣兽是护佑子民的存在,而眼前这吃人的只是凶残猛兽 而已!岂能容此等猛兽生存下去继续伤人?”

“殿下……”凭空而现的一个黑袍人对着鹿晗大喊想要劝阻,却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弓满,弦放。

“厄吼——”一声惨烈的嘶吼轰然响起,响彻了整个山林。

濒临死亡的猛兽所爆发的力量是难以想象的,可人的力量,天之骄子的力量,更难以想象的。

被射中七寸的荆蛇并没有立刻死去,对着鹿晗的方向,愤怒地嘶吼,大开的血盘大口甚至能看到咽喉,眸子全是血红,挣扎着身子想要向鹿晗攻击。

“哼,区区野兽而已。”鹿晗见状反而笑了起来,幽黑的眸子满是嘲讽。

把弓箭往后一扔让侍卫接着,拔出挂在腰间的血刃,奔着蛇的方向飞跃而去。

“吼————”血刃,深深地刺在了荆蛇的七寸,飞溅出来的血却始终近不了鹿晗的身,像是被一层无形的幕障阻蔽着。

鹿晗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荆蛇,笑意在脸上泛滥却未达眼底,任由血花飞溅,一身月白依旧无暇,只有阳光镀的光在闪烁,与眼中一闪而过的金光相辉映。

“殿下……”即使是影卫,还是慢了一步。征征地看着就这样死在眼前的“圣兽”。

看了一眼影卫,却什么都没说,自顾自地弯腰拔刀。

从荆蛇体内拔出的血刃,滴血不沾。

“我知你是父皇的影卫,你尽管如实向父皇禀告我杀圣兽之事。一个只会伤人的畜生杀也就杀了。”说着,把血刃放回剑鞘,离去。

一身通白的高大骏马,挺着高傲的头颅,在等待着它的主人。

鹿晗径直走到它身前,习惯性地拍了拍马身,一个翻身,月白色的衣袂带起了一卷风,骑上了马背。

这刚骑上马背,还没来得及动作驭马而去,眉间猛烈一跳,整个上半身快速往后仰落,鹿晗几乎整个后背都贴在马背上,在马背上逗留不够两秒,又快速翻身下马,干净利落得连衣袂都不曾停留。

站在地面上,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一支对准了他眉心的,此刻已入木九分还在微微震荡着的利箭。

“大胆狗贼——”

“好箭法,但是,能给我个理由吗?”鹿晗抬手制止了影卫和侍卫的动作。

转过身后,有风吹过。

鹿晗有些发愣。

少年红着眼,在他转身之际就已又拿了支箭对着他拉满了弓。

那少年浑身像是贪玩过头惹了一身尘埃的凌乱模样,蓝衣上的大小口子与黑黄污块一目了然,粘在他发上的枯草黄叶也在随发而动却始终不愿离去。

“你杀了我的宠物!”稚气犹盛,杀气却满盈。

但这一次吴世勋迟疑了,明明眼眶都气红了,却不想放弦。

这个人,很亲切。

以南疆圣兽做宠物,要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要么是胆大包天。但眼前的吴世勋倒是真的不好定义。

不知不觉间,鹿晗翘了嘴角。

“它杀了人。”

“它饿了。”


“但它吃的是我的子民。”


吴世勋明显被噎住了,皱了眉头,满脸纠结。


莫名的负罪感却未能让鹿晗就此作罢,反倒是让他的捉弄之心更盛。“杀人偿命乃天经地义,所以,姑且算扯平。”

“不行!”吴世勋急眼了。

“那你是想怎样?杀了我吗?你不会真以为就凭你这把弓能杀得了我?”鹿晗笑意更盛。这不能怪他轻敌,实在是吴世勋看上去太稚嫩了,真实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十一二岁。

“你不会真以为我只会拉弓射箭吧?”

衣袂在风过时拂起,吴世勋停在了鹿晗面前。

“退下!”吴世勋的动作似乎激不起鹿晗的半分惊异,但也足够引起影卫的慌乱了。

“殿下……”

“闭嘴!”

“呵呵……放心,我现在又不想杀你了。直接让你当我的新宠物就好了。”


少年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明明面容以及声音的奶气都未褪去,还总是固执地迸发着杀气,本是互相矛盾的纯真和邪气一起出现在他身上却无比和谐,鹿晗甚至是诡异地觉得他这样简直是不能再可爱了。


“噗嗤——”


鹿晗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