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淡一路

地球是圆的,每一步都是为了重逢

【明明/又名 骑上电驴撞上爱】勋鹿

*在原来的基础上续了千来字,搁一块重发了

*姜赫x明天
*与原剧无关,纯拉郎
*ooc预警,慎入
*后续随缘

打十次赫哥和天哥的名字有八九次都想打成wsxlh🙈

——————————————

“阿赫,家里没酱油了,先开车去买下吧。”

“好。”刚好把最后几根菜洗完,姜赫胡乱甩了甩手就要走,又回头伸手扯了俩提子,搁水龙头下一冲,扔嘴里,砸吧着走了。

天南地北四处跑的这些年,姜赫行过云南的清幽,走过凤凰的繁华,也游过上海弄堂的烟火。他并非有意游走于各地巷弄,只是恰巧每次出行,他似乎都会有意无意地经过巷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他知道,只是不愿袒露。

但可以肯定的是,姜赫最爱的还是自家地儿上的鸦儿胡同。他爱鸦儿胡同旧迹斑驳的青砖黑瓦石板地、叶翠果甜的枣树、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又爱它的九曲十八弯,爱它的喧哗又寂静。

“蜜来,葫芦——冰糖儿多来,哎 ,刚蘸的啊,葫芦——”

姜赫骑着他的小电驴,在胡同里一路左拐右拐拐到了“老四糖葫芦”跟前,停车,掏出出门前特地备好的六块零钱。

“四爷,来两串山楂的—”

“好嘞——是阿赫呀,好久不见啦,啥子时候回来的?”见到是姜赫,四爷乐呵得眯了眼,随手取下两串糖葫芦就要递过去,又突然撤了回来,抽了个白袋子将其中一串穿了进去,然后才递交过去。“老样子哈。”

“昨儿个刚回来的。谢谢四爷。”眼前的糖葫芦,让他有些愣神。

以前明天在时,每回都是一人一串的。

“大小子了,也别老往外跑啦,该找个姑娘安定下来了。明天那小子听说都谈朋友了。”

虽说是左耳进了右耳出,但终究还是刺到了心底。明天…明明两天前刚见过他,却依旧像是许多年未见般的恍惚。

姜赫砸吧着糖葫芦,拧了眉头。酸的,甜的,一样的味道,跟记忆中又不太一样。

“不急呢…四爷,我先走啦,我老妈还等着我的酱油呢。”

“那开车小心着点。”

“好。”

姜赫又骑着他的小电驴拐走了。

比起小电驴,姜赫原来其实更喜欢摩托,他享受那种飞驰的激情。但就如今看来,他可能是当初被明天的小电驴给撞坏了脑子,现在才会这般喜欢小电驴。一如会这般喜欢明天一样。

这些年来,他天南地北到处跑,是因为摄影工作上的各种约拍,也是因为“追星”——追当红小鲜肉明天。虽然目前为止都还只是单方面的“追星”,或许是他隐藏得太好,也可能是他们注定如此,反正明天似乎从来都没能在粉丝的人海中发现他,他也再也没能在某个巷子里被他撞到。

“啧。我有一头小毛驴,我每天都骑它,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买油,我手里拿着糖葫芦心里正难过,忽然——哎——哎——我操小心——”

“哎哟我操——这遇着拐角了都不打个鸣的吗?!…姜赫?!”

“明天?!”

“怎么是你?!”异口同声。

“什么时候回来的?”又是异口同声。

两人都乐了。

“哎哟我操,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没事吧?”有那么一瞬间明天脑子里咕噔一下冒出了‘命运’两字,只是很快又被‘姜赫是故意的,姜赫是为了报当年的一撞之仇故意撞的’的念头覆盖了过去。只能说还好他眼疾腿快,不然就不只是扭到这么简单了。

孽缘呐。

撞得好,撞得妙,撞得姜赫弯了眉。

两天前刚刚在舞台下远远看着的人儿突然就出现在面前,还是以这样一个戏剧性的方式出现,原本的恍惚瞬间就烟消云散了。跟记忆中一样的鲜活。

似乎从未远离。

“没事。你…别动!这是扭到脚了?”在见到明天因为自己摔到在地,想要站起来还因为扭伤的腿晃晃悠悠地差点二次摔倒,姜赫因为撞见明天而弯起的眉眼瞬间打回原形,还顺便拧了个不太明显的‘川’字搁在了眉间上。

小电驴什么的果然还是先躺一边儿去吧。

姜赫干脆利落地置心爱的小电驴于不顾,从地上蹦了起来,大步一迈,终于赶在明天二次摔到前跑到跟前,及时揽住了他。

胸与背的贴近,滚烫的,炽烈的。像是被子弹击中心脏,一动牵全身,瞬间凝固又瞬间沸腾,碎成烟火绽放。

彼此的心跳和呼吸也纠缠在一块,在他们耳边缠成线,连成网。

姜赫揽得很紧。

明天喘得有些急,不知道是因为脸上的口罩,还是身后的姜赫。

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了。

结果还是姜赫率先开了口。“扭伤了就别瞎折腾,二次损伤你就有得受了。”

有人开了口,就又自然而然了。

明天摘下口罩,转向了姜赫。“没事,我有把握,回头用药酒擦擦就行了。”

果然岁月从不败美人,六年不见,这人还是帅得跟得了造物主的偏爱似的。什么剑眉星目,明眸皓齿,长身玉立,公子世无双,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造的,就是最简单的白T加运动裤都硬是穿出了贵气。只是和六年前相比,原有的痞气倒是内敛了许多,多了些坚毅和温和。

明天始终觉得就凭姜赫这姿色这身板,要是进了娱乐圈人气绝对吊炸天。

“把握个屁!别乱动,我载你到医院看看。”终于近距离面对面对视,姜赫觉得果然还是近在眼前的真人才是最好的,想起他平时在台上在屏幕上的正经模样又有些好笑。“说起来你这当这么多年大明星了,还左操又操的,你的粉丝知道吗?”

明天自己也觉得惊异,明明六年未见,却不觉得有半点生疏,一见到姜赫自己就自动回到了真实模样,心脏也干脆不听指挥自顾自地骚动,脸上的笑意压根收不住。“用不着去医院,有没有把握你摸一把就知道了,从小被磨出来的本事我还没丢呢,用药酒擦擦就成。粉丝不知道我管不着,在你面前我可不想端着装着,你不觉得膈应我还觉得累呢。”

这人怎么能笑得这么好看,根本就是犯规啊!“追星”追久了,怕是追星职业病都出来了……

姜赫总觉得有很多话要说,话到嘴边却没出口。此刻他的心脏在瞬间像是经历了枪林弹雨加炮火天雷的轰炸,还炸出了一股带着不明甜味的迷离的硝烟味道。此刻最该消停的好像是心脏。该死。


算了,他不想管那么多了,他们没有多少个六年可以错过了。狗屁谈朋友,他压根就没信过。


姜赫伸手掐了把明天的脸,软绵绵的肉捏出来又弹回去,看到他顿住的样子,笑意更甚。“可别再动了,我先把车扶起来。”说着就心满意足地走向了被遗忘的小电驴。

手感依旧美妙,只是还是瘦了。

“去哪?”

“回家!摸腿!”

虽说这一声吼得明天差点再摔了个跟头,但他这上扬的嘴角还就是硬压不下来。


当年和公司签约后,明天就带着弟弟妹妹离开了这里。从小他就在困顿中挣扎着生存,这里给他带来的更多是各种苦难记忆,又由着新生活的吸引,他对这里更是没有什么留恋。

除了姜赫,姜赫一家。

所以每年无论怎么忙他都会偷几日闲偷偷回来一趟,只是一直没能再见到姜赫。


六年了,他们没有多少个六年了。

分享黛米Dem1Fei的单曲《皮肤》: http://music.163.com/song/1318750754/?userid=341040239 (来自@网易云音乐)

!!!七罪啊!!!四年啦居然还能听到重新编曲的皮肤!!!😭😭😭

【明明】勋鹿

*姜赫x明天
*与原剧无关,纯拉郎
*短小,后续依旧随缘

——————————

“阿赫呐,家里没酱油了,先开车去买下吧。”

“好。”刚好把最后几根菜洗完,姜赫胡乱甩了甩手就要走,又伸手扯了俩提子,搁水龙头下一冲,扔嘴里,砸吧着走了。

天南地北四处跑的这些年,姜赫行过云南的清幽,走过凤凰的繁华,也游过上海弄堂的烟火。他并非有意游走于各地巷弄,只是恰巧每次出行,他似乎都会有意无意地经过各种巷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他知道,只是不愿袒露。

但可以肯定的是,姜赫最爱的还是自家地儿上的鸦儿胡同。他爱鸦儿胡同旧迹斑驳的青砖黑瓦石板地、叶翠果甜的枣树、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又爱它的九曲十八弯,爱它的喧哗又寂静。

“蜜来,葫芦——冰糖儿多来,哎 ,刚蘸的啊,葫芦——”

姜赫骑着他的小电驴,在胡同里一路左拐右拐拐到了“老四糖葫芦”跟前,停车,掏出出门前特地备好的六块零钱。


“四爷,来两串山楂的—”


“好嘞——是阿赫呀,好久不见啦,啥子时候回来的?”见到是姜赫,四爷乐呵得眯了眼,随手取下两串糖葫芦就要递过去,又突然撤了回来,抽了个白袋子将其中一串穿了进去,然后才递交过去。“老样子哈。”


“昨儿个刚回来的。谢谢四爷。”眼前的糖葫芦,让姜赫有些愣神。


以前明天在时,每回都是一人一串的。



“大小子了,也别老往外跑啦,该找个姑娘安定下来了。明天那小子听说都谈朋友了。”



虽说是左耳进了右耳出,但终究还是刺到了心底。明天…明明两天前刚见过他,却依旧像是许多年未见般的恍惚。


姜赫砸吧着糖葫芦,拧了眉头。酸的,甜的,一样的味道,跟记忆中又不太一样。


“不急呢…四爷,我先走啦,我老妈还等着我的酱油呢。”


“那开车小心着点。”


“好。”


姜赫又骑着他的小电驴拐走了。


比起小电驴,姜赫原来其实更喜欢摩托,他享受那种飞驰的激情。但就如今看来,他可能是当初被明天的小电驴给撞坏了脑子,现在才会这般喜欢小电驴。一如会这般喜欢明天一样。


这些年来,他天南地北到处跑,是因为摄影工作上的各种约拍,也是因为“追星”——追当红小鲜肉明天。虽然目前为止都还只是单方面的“追星”,或许是他隐藏得太好,也可能是他们注定如此,反正明天似乎从来都没能在粉丝的人海中发现他,他再也没能在某个巷子里被他撞到。


“啧。我有一头小毛驴~我每天都骑它~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买油~我手里拿着糖葫芦心里正难过~忽然——哎——哎——我操小心——”


“哎哟我操——这遇着拐角了都不打个鸣的吗?!…姜赫?!”


“明天?!”


“怎么是你?!”异口同声。





卡米亚的青王好帅/美!!!

中学伏八真甜呀!!!

在我眼底心底 他们自是千般好 万般绝配

The way my love.

我所爱的样子。

The way my love.

我所爱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