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淡一路

地球是圆的,每一步都是为了重逢

刚入的坑


今天刚看完美队3。就超想吃内战带球跑的虐梗!!!大家有什么推荐吗(இωஇ )


另外幻想了一下内战过后,史蒂夫流产或者差点流产,血清失效。


黑豹找到了史蒂夫和巴基


史蒂夫在垂危中还不忘记要让巴基去救队友


然后就是史蒂夫和巴基的携手


队友们救回来了


胎儿也稳定了


虽然史蒂夫的身体状态却并不理想


然后就是所有人在逃亡中一边继续在世界需要他们的时候就现身战斗 一边继续逃亡


只是史蒂夫再也没有出现在战场中


更多时候他都是背后的领导者


当然小史蒂夫是在一群教父和两个教母的溺爱中成长的


就是美国队长也不能阻止


ohgod我这种性格真的只想逃离一切不在熟悉的心理安定范围内的人事物 让我去适应那些简直就是热锅上的蚂蚁了


只是补个档……

逢考必过

唉感觉求不得简直不能再适合盖尼了 完了要是接下来五天的考试足够顺利回家就肝一个试试 fuck想起来我那刚搞出粗剪就文件损坏的团孟的未见青山老还是好气哦!!!!!!


【盖尼】灼

*R破车一辆,大概三千多字

*剧情走向:盖茨比由于从当年当兵以来保持的警惕没有被枪杀,尼克在电话中听到枪声后丢下工作赶了回来,气愤和后怕之下告知盖茨比布坎南夫妇即将一同离去,然后是借酒消愁,酒后乱/性。

*ooc预警

*第一次开/车,这是在难产中产出来的,希望看完的能留个评论,我需要它的观感…自己看自己的车真的感觉烂瞎…文字表达能力过渣,感觉以后不会再开/车了。

*依旧后续随缘

——————————————

“My old sport,tell me why?为什么黛西的选择不是我?她知道的,她知道我那样爱她,为何还会离去?”

盖茨比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嘴巴空闲下来,他在反反复复地用相近甚至相同的词句向尼克询问,然后在每次说完后就利落地灌下一大杯威士忌,等烈酒在瞬间如火灼穿喉咙,并不带丝毫停留穿到心口脑间爆炸,他就会开始新一轮的询问,这期间他总是会用近乎企求的眼神凝望着尼克湛蓝的眼眸。

那抹湛蓝似乎能让他的焦灼不那么难受,即便这并没有什么道理可循。

同样的,尼克也一直在反复地告诉盖茨比他到底有多好,好得黛西根本配不上这样了不起的盖茨比。只是,他的酒量并不允许他像盖茨比那样不停地一杯接一杯,但他总会间隔着让他们的杯子在碰撞中做响,让酒在杯中溅起浪花,让烈酒焦灼自我。

“杰伊,这一切只能归咎于黛西的眼神并没有那么好,你该知道的,这世间大多数的bitch的都有着相似的不怎么样的眼神。她配不上你,没有人能配得上你。”

像被火燎过的混乱中,尼克有些邪恶地想他居然会这样说他那美丽动人的表妹,并且毫无愧疚。

尼克确实毫无愧疚,在他在电话中听到轰鸣刺耳的枪声,在他飞奔回来看到毫发无损但心神破碎的盖茨比时,他就永远不会对布坎南夫妇产生愧疚之情了。就差一点,那么一点,如果盖茨比没有当过兵或者没有保持某些当年习以为常的警惕,尼克根本没办法想象失去盖茨比。

闷下了手中那杯碰撞过的酒。其实他的话总是没有说完。她配不上你,我也配不上你。后面这一句尼克总是没能说出口。

看着盖茨比,尼克觉得他要被灼伤了。

沉默开始在两人间蔓延,盖茨比显得很疑惑,他甚至放下了刚拿起来的酒,定定地看着尼克,然后又转头看向落地窗。

一片黑暗。

盖茨比将后背交付给沙发,闭上了眼睛。

“不,尼克,你才是最好的……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好呢?”

尼克睁圆了他的双眼,唇部上下抖动着,或许这只是盖茨比醉后无意识的胡话,但只要一想到存在醉后吐真言的可能就让他激动不已。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难说清楚,或许是因为你的真挚、不掺杂质的全心全意,或许……这并不是全部。好吧我好像真的说不清楚,但是杰伊,请相信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像你这样好……还有…杰伊……我是那样的喜欢你……呃……”尼克打了个酒嗝。

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其它,尼克的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

醉人的红,像脆口的苹果,又似烈火。带水的蓝,像闪烁星空,又似深海。

喜欢…

他曾近乎痴狂地喜欢黛西,也曾拥有黛西的喜欢。

早已失去。

还有过无数的妙龄女郎以及少妇、甚至男孩都对他表示爱慕。

并不纯粹。

“尼克。”

盖茨比一把把尼克拉过来,翻身压在了他身上。

————

破车链接见评论

似乎天才总是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特质,出乎意料地,托比的詹姆斯和李子的兰波居然有些相似,特别是在别人家放纵肆意地吸烟那一幕,同样惊人的迷醉和蛊惑,脑补万字脆皮鸭,真香。

【骑上电驴撞上爱/勋鹿/C2】

*短小,依旧后续随缘


——————————————


男儿有泪不轻弹,作为北京纯爷们,明天从不轻易落泪。但是越来越热的胸口却让他差点落泪,为了不让气流风沙彻底冲破他的泪腺,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能更多地汲取来自姜赫的温暖,明天干脆把头埋在了姜赫的背上,并且他很好地贯彻了姜赫让他搂紧他的腰的指令。


就像那些狗血小说、肥皂剧之类的情节一样,明天希望这条路能无限长,他就可以这样抱着靠着姜赫到永远。不想过去,不顾未来,没有别人,只有他们自己,永远现在。


而对于背部传来的热度,姜赫感觉自己简直要融化了,就连心脏也干脆不听指挥兀自作乱起来,怕是胆大妄为得都要跳出来了。腰上的实感更是让姜赫弯了眉眼,只是这刚弯了两秒就又作罢了,他脑子里并没有完全被那些罗曼蒂克的情节占领,他更多是在懊悔。懊悔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蹉跎了六年?还有些庆幸,至少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彼此在乎的?


六年不见,他们应该是有许多话要说的,但眼下他们似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不语,一个专心开车,一个专心坐车。至少表面看来还算蛮专心的。


左扭又右拐,前景迎来又退去,只有他们一直相连。


呼呼而过的风越在他耳边嗡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乡就开始怯情,似乎还是不能免俗。他埋头在姜赫背上,有些闷闷地说:“姜赫…伯父伯母还好吧?他们……”


甚至不用等他完全说出口,姜赫就明白了。“他们很好。其实早就不用担心了,明天。我在台下当了你六年的摄影师,他们的担心早就变了,他们在四年前就开始旁敲侧击让我把你找回来,或者找个新男朋友之类的。”


明天霍然抬起头来。


他们当年的分开其实有许多原因,来自亲人的不认可只是其中一个。由于出身原因明天骨子里其实一直很自卑,姜赫一家给了他太多温暖,他却让他们因为自己闹得不可开交,这就像个魔咒一直悬在他心里,这样心怀不安的相处,只会让他们出现更多争执和痛苦。直到被星探找到,明天根本不可能抵抗这个诱惑,他太渴望也太需要出头,他不可能永远在这里当一辈子的混混送一辈子的外卖或者打一辈子的拳,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一辈子都依赖姜赫,更何况他还有弟弟妹妹要养活。


因为过分压制,说出口的声音变得有些沙。“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分开了还要追寻六年,为什么明明来到了我身边却一直不找我。


‌“你知道的,我喜欢你。但是很显然我们都太年轻气盛,后来我拍着拍着,摄影就成了职业又成了习惯,沉静下来以后就对自己说要是那天你看到了我,我就不再逃避。结果就这样蹉跎了六年,其实如果两天前我就想着这次你要是再看不到我,下一场我就要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了。”


“姜赫,你知道你是个混蛋吗?”喜欢,是呀,喜欢,天知道他们当初到底有多么喜欢彼此。


“当然知道,并且我还知道你也是个混蛋。所以你偷偷回这里多少次了?”


“不记得了。”明天又把头埋了回去。


姜赫笑了。“那么,你'女朋友'知道你来这吗?”


明天挑眉,揽在腰上的手加大了劲。“如果我有女朋友你觉得我还会来这儿吗?还有,我想你要真以为我有,你现在就不会带我回去了。”


“那可不一定。”姜赫可不敢肯定他不会去抢,即便怯弱了六年。


“好吧,这倒是你的风格。”明天彻底安心了。


爱上一具尸体,一起载歌载舞载屁,但这只能存于孤岛。

“You're like trash.”
“shut up.”


“杰伊……”“我在。但是尼克,你看起来糟糕透了,听着,你需要休息。”我就站在他身旁,但他湛蓝的眸子里只有那具沉睡的躯壳。同时他眼里那些若隐若现的不知名的光,让我产生了他会这样专注地注视到海枯石烂的错觉。

哦我以前可从未注意到他的眸子这样像汪洋,像天空,像星河。

“杰伊,晚安……”

“这可太好了,尼克,晚安。”

我以为他要回到他隔壁的小房子休息去了,他却是向楼上走去,然后直接蜷缩着躺在了旋梯上。

“god—不—尼克别躺这!回你的小房子好吗?或者你不介意的话到我房间的床上,或者其它任何客房的床上躺着好吗?尼克!old sport!”老天,我要急得只会在飘着转圈圈了。“尼克,听话好吗?尼克……”

该死,我总是这么无力。god,如果可以重来我可绝对不会去管什么黛西了。我本该和你这个真正的old sport同享余生的,一起开飞机、兜风、游泳、参加舞会、吃喝玩乐、谈天说地,也许还可以一起时不时旅行。你说我是最好的,可很显然你才是。我只是个被蒙蔽的蠢蛋痴汉,不懂珍惜的笨瓜。

我颓废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并且不愿意放弃低头哀求。“尼克,去床上睡好吗?”

好吧,这完全没用。

长久的沉默。

“好吧,尼克,好梦。”我低头,明知无法触及,我还是决定在他的额头落下我虔诚的祝福。

冰凉的,柔软的,触感像是唇瓣。尼克睁开了他湛蓝的眼眸。

【盖尼】醒后余生

*依旧后续随缘

——————————————————

没有人能在意外死亡中保持清醒和冷静。

就算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也一样。更何况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

我死了,在希望中死了。很显然这并不是上帝给我开的玩笑。毕竟如果只是玩笑的话,这很难解释泳池里那具面带微笑的躯壳,以及和鲜血融为一体的池水。

oh,god!黛西!

我甚至来不及惊讶自己的轻盈和迅速,但对于从电话中径直穿过的手我在瞬间就表以足够的呆滞,如果灵魂可以被看见的话黛西一定会对我狰狞的面庞表示恐惧。

这太混乱太可怕了。我真的死了。

更令人绝望的是上帝似乎并不愿意多施舍一些善意。Fuck god——

“喂!喂!发生了什么了吗!喂!有人在吗?!怎么了!?盖茨比!”是尼克——这太讽刺了!当我以为这是黛西的电话的那一刻我确实是幸福得无以伦比的,就是在死去那一秒我都甚至能感到幸福。

泳池里的躯壳还在满足地微笑,而我的灵魂恐怕已经要比恶鬼扭曲了。

哦不,黛西会被吓坏的……我应该做些什么,我要怎么做?

躯壳还在水里肆意晕染血色,边上的凶手也在不停地为这片血色做努力,电话里的尼克还在呼喊着试图与自己或者管家说话,但管家似乎已经被吓呆了。这一切和我的灵魂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遥远,不,这太让人不甘了。

我飞着跳了下去。

躯壳依旧是躯壳,灵魂也依旧是灵魂。

于是我继续。

再继续。

再继续。

甚至掀不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如果灵魂能流泪,我肯定早已流泪。

总还可以做些什么的。我泄气地从水下飘起,不做丝毫停留就飘向码头。

呼啸而过的风让我更觉自身的轻盈,或者说虚无。但尼克残留耳边的呼喊却让我觉得沉重,他总是这般好。

当然这一次我并没有停在码头,因为我知道此刻我甚至不用借助任何工具就能飞速跨越海洋,抵达对岸,去到黛西身边。

毫不意外,我确实很快就来到东岸,甚至不用一分钟。只是当站在这栋典雅的房子前时,我变得踌躇,我开始像个幽灵一样慢悠悠地飘进去,直飘到黛西的房子。

首饰,化妆品,衣物……她正在收拾东西。

她要走了,要来我身边了?这个认知让我的灵魂开始颤动,于是我雀跃得像个飞蝶。“黛西,这些东西可没有必要收拾,我想我可以给你更多更好的…”

但她并没有听到,这又让我僵住了。我已经死了。

“黛西…噢宝贝,别焦虑,也没有必要什么都装进你的小箱子,到了那儿我会给你更多更好的。”汤姆·布坎南走向了黛西。

“亲爱的,你知道的,我是多么地想要远离这里…”黛西飞向了汤姆的怀抱,她看起来就像我的灵魂一样轻盈。

“没事的,并且很快我们就要远离这里了。”汤姆在亲吻她,安抚她。

这太刺眼了,比直视太阳还要刺眼万分。我甚至开始害怕我的灵魂会因此碎裂。所以为什么会有灵魂呢?

我应该愤怒、狰狞、然后忘记自己只是个虚无的灵魂的事实去咒骂、攻击。但我只是落荒而逃,像当年被枪林弹雨追击一样。

当逃离这栋该死的房子后,一切又变得迷茫。从白天,又到黑夜。原本不用花一分钟的路程这次我足足用了半天,我不太确定在这漫长的路途里我都想了些什么,或许像倒带一样回溯了往事前程,又或许顺便思考了那些对错、好坏、爱恨喜憎,以及虚无缥缈的未来。

逆水行舟,只会被不断退回,该死的一语成谶。我早该醒悟的,在尼克试图叫醒我的等待的时候,在黛西承认她爱汤姆的时候,或者更早以前。就像之前的无数个夜晚一样,我长久地驻足在码头,试图伸手触摸那遥不可及的绿光,然后放手,放空。

天亮时,又或者天亮了很久以后,我回到了我的城堡。

死去却不能一了百了可比活着痛苦多了,对于这件事我唯一感到不那么痛苦的便是尼克的不离不弃。所有人都将我拒绝,编排,和遗忘,只有他还在固执地陪伴,并且努力为我争取些什么。这让我开心,但也让我难过——我居然直到死去才如此真切地明白尼克的情谊。

所以被花朵以及闪光灯人群围绕着的躯壳并不能吸引我太多注意力,此刻我很难将注意力从楼梯上那个固执努力着的尼克身上离开。

“我想找布坎南太太,我是她的表弟卡拉威……你能告诉她葬礼在明天吗……她走了?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吗……拜托了……让她跟我说话……拜托了……喂?”曾怀抱过的最后一丝期望彻底消散,尼克想他那虚伪、卑鄙、该死的表妹表妹夫还是再次将这些特质发挥到了极致。

“old sport,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这已经没有必要了。请不要难过好吗?”我像以前那样,想拍拍他的肩膀。

依旧只是穿了过去。他还打了个寒颤,变得有些疑惑地望向四周。只是很快,他似乎被楼下的围在我的躯壳的嘈杂喧闹刺激了,像个暴怒的豹子一样奔跑下楼,神色狰狞,张牙舞爪地驱赶人群。“滚——离开那里——都从他身边滚开——”

god,我发誓我以前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在这之前他是那样的温和、明朗。

“尼克……对不起,没事的,我很好,不要难过好吗?”这让我很无措,我试图能紧紧拥抱他,让他别害怕。可这都是该死的徒劳挣扎,这种无力感简直要淹没了我。

尼克因为我徒劳的拥抱又打了个寒颤,只是他似乎无暇疑惑了,他依旧在歇斯底里地驱赶人群。在看到那些小报记者转而将闪光灯对准了尼克,我也像尼克一样发狂了。我完全能预料那些无良商家会怎样扭曲这一切。

我庆幸我还能让他们打寒颤,并由此产生些什么鬼魂之说,最后成功吓走他们。

“杰伊……”“我在。但是尼克,你看起来糟糕透了,听着,你需要休息。”我就站在他身旁,但他湛蓝的眸子里只有那具沉睡的躯壳。同时他眼里那些若隐若现的不知名的光,让我产生了他会这样专注地注视到海枯石烂的错觉。

哦我以前可从未注意到他的眸子这样像汪洋,像天空,像星河。

“杰伊,晚安……”

“这可太好了,尼克,晚安。”

我以为他要回到他隔壁的小房子休息去了,他却是向楼上走去,然后直接躺在了旋梯上。

“god—不—尼克别躺这!回你的小房子好吗?或者你不介意的话到我房间的床上,或者其它任何客房的床上躺着好吗?尼克!old sport!”老天,我要急得只会在飘着转圈圈了。“尼克,听话好吗?尼克……”

该死,我总是这么无力。god,如果可以重来我可绝对不会去管什么黛西了。我本该和你这个真正的old sport同享余生的,一起开飞机、兜风、游泳、参加舞会、吃喝玩乐、谈天说地,也许还可以时不时旅行。你说我是最好的,可很显然你才是最好的。我只是个被蒙蔽的蠢蛋痴汉,不懂珍惜的笨瓜。

我颓废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并且不愿意放弃低头哀求。“尼克,去床上睡好吗?”

好吧,这完全没用。

长久的沉默。

“好吧,尼克,好梦。”我低头,明知无法触及,我还是决定在他的额头落下我虔诚的祝福。

冰凉的,柔软的,触感像是唇瓣。尼克睁开了他湛蓝的眼眸。